第293章 【为了宝宝,不杀你!】

第二天,清晨,日月皇宫。

“这就是昨天在路远那里得来的功法秘籍?”

徐琛看着手中的《武魂核心十大竞争力》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感觉就特么和闹着玩似的!

他搭眼一看就能随手指出其中的一到两处错误!

难道是他的实力太低微,根本无法参透其中的奥义?

“是,陛下!”

“这就是我昨天从路远手中得来的。”

昨夜回去之后,他就连夜打开这本功法秘籍拜读,但看完之后只想说一句。

MMP!

这尼玛也能算是功法秘籍?

到底是那个王八犊子写的!

他虽然将自己的重心全部放在了研究魂导器上面,但自己也是一名封号斗罗,对魂师的一些理论知识还是知道的。

这上面说的不是屁话就是错的!

上当了!

但他现在也不敢承认这件事情,这要是被日月皇室知道他堂堂一个国师从路远那里换来了一本垃圾,这地位和面子很可能都不保啊。

最离谱的还是他这是用九级魂导器技术换来的!

这要是被徐琛知道了,那还不得把他骂一个狗血喷头!

所以这事,他现在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了,打算门牙往嘴里咽呗。

“国师,那这上面的功法到底说了什么?”

徐琛很是不解。

在他眼里这玩意毫无卵用啊。

“这本功法太过深奥,臣还在参悟其中的奥妙。”

司空子硬着头皮答道。

“现在我们不知道这本书中的精髓是什么,那这次交易可有点亏啊。”

“是啊,如果一只参悟不透,那可怎么办!”

“大家也不用那么担心,估计路远他们也和我们现在是一样的状态,因为他们对魂导器技术可是一点都不了解。”

“不如就这样,我们对他们讲解魂导器的技术,让路远为我们讲解这本书的奥义。”

“有道理!”

“这也算是一次交换!”

“……”

司空子听着这些人的谈论,感觉整个人头皮发麻。

这里面如果真的有什么奥义,他把这本书都吃了!

但现在这件事情他也不敢说出来!

“嗯,各位言之有理!”

“这件事情恐怕还要落在国师的身上。”

徐琛缓缓说道,顺便命侍人将这本《武魂核心十大竞争力》送到了司空子的手中。

“是,陛下!”

司空子也只能暂时答应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呗。

“对了,国师!”

“我们这次派人去斗罗大陆的事情,路远那边同意了么?”

对于这件事情,徐琛是非常重视的。

这对他们日月帝国乃至整片大陆都是有重大意义的。

“同意了!”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半个月之后估计就会回去了。”

司空子答道。

“很好,这次就要辛苦国师了。”

……

一个月后……

路远、千仞雪、胡列娜三人在高空中极速飞行……

本来打算在这里待上半个月就离开的,但这里的新鲜事物令千仞雪和胡列娜充满了好奇。

所以他们就多待了半个月。

“呼~~呼~~呼~~”

被远远摔在后面的司空子距离的喘着粗气。

这尼玛是什么神仙速度!

太特么快了!

他就是在屁眼子里面插上螺旋桨也赶不上啊。

大家都是封号斗罗,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下吧。

早知道会出现这种的情况,他就研究一个飞行魂导器出来了。

心中虽然抱怨,但他却一点都不敢怠慢,因为他只要一停歇很可能就会失去路远他们的方向。

就这样累死累活的飞行了半个月之后,司空子看到了另一片大陆。

……

武魂城。

“教皇,你回来了?”

月关和鬼魅上前,微微躬身。

这段时间胡列娜这位首席长老不在,教皇殿的时候一直都是他们两个处理的。

还别说,这种山中无老虎,猴子做大王的感觉……

挺爽的!

“嗯,最近我们斗罗大陆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唐三和邪魂师有没有什么异动?”

千仞雪问道。

“最近挺太平的,也不知道唐三那小王八在做什么,反正最近这段时间消停了不少,也没听闻他出来搞事。”

说起这是,月关也挺奇怪的。

前一段时间,唐三带着邪魂师异常的跳,最近这段时间突然变得老实了。

不对劲啊!

“让大家都小心一些,唐三最近这段时间不出来,很有可能是在酝酿一个阴谋。”

千仞雪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按照邪魂师的德行不可能这样沉寂下去。

“教皇放心,这些事情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千仞雪说的这些,月关也已经想到了。

唐三这孙子这么久不冒泡,肯定有鬼啊!

“教皇,怎么没见路远和首席长老呢?”

月关挺奇怪的。

去的时候是三个人,这怎么回来的时候只有千仞雪一个了。

“他们去海神岛了!”

千仞雪答。

“教皇冕下,这位是?”

鬼魅将目光放在了和千仞雪一同回来的司空子身上。

这老头谁啊?

面生得很!

看身上的魂力波动应该和他差不多的实力,但这种强者在斗罗大陆上他应该见过才对。

“这位是司空子,来自另外一片大陆,这次跟来就是想看一看我们这片斗罗大陆。”

司空子对着两位月关和鬼魅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这斗罗大陆确实不简单啊!

他现在的第一感觉就是:强!

面前的这两位封号斗罗在等级和他差不多,这种实力在他们日月大陆都是顶级的存在,可在这里居然点头哈腰。

太尼玛离谱了!

“司空子,你现在已经身处斗罗大陆了。”

“这里是我们武魂殿,你可以随便看看,但有一个地方不能去,那就是旁边的武魂圣殿和后边的长老殿。”

“至于斗罗大陆的其他地方,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自己走走,顺便帮我们看一看这片大陆有没有制造魂导器的原材料。”

千仞雪对着司空子说道。

长老殿里面有很多机密,当然不可能让司空子看到。

而武魂圣殿那边住着她妈,更是不能打扰。

“请放心!”

司空子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之后就走出了教皇殿。

武魂圣殿?

长老殿?

那是什么所在?

这千仞雪不说还好,一说他心里更加好奇了。

凭借他九十五级封号斗罗的实力,进去看看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

就算被千仞雪发现,到时候就说自己走错了也没什么问题。

就这样他表面上心不在焉的朝着长老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

“什么人?”

还没等他踏入长老殿的门口,金鳄斗罗已经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而他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司空子头皮发麻,眼前这老家伙的实力可比他强太多了。

这尼玛!

这斗罗大陆还真是遍地封号斗罗啊!

“我……我叫司空子,是你们教皇千仞雪的朋友。”

司空子赶忙说道。

他怕解释慢了之后,自己吃饭的家伙都被人拧下来。

“教皇的朋友?”

“我看不像吧!”

要说在武魂殿对千仞雪接触最多的就是他金鳄了,他可不记得千仞雪有这样的朋友。

而且这个人还这么面生,鬼鬼祟祟的。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拿下!

“金鳄,附体!”

九个魂环套在金鳄斗罗身上的那一个,巨大的金色爪子对着司空子就抓了过去。

司空子倒吸一口凉气。

这斗罗大陆的人脾气都这么大的么?

这尼玛一言不合就开打!

他想要做出反抗,但金鳄对他造成的那种威压实在太强悍了,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只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之后,整个人就被摁在了地上。

“疼疼疼……断了断了!”

“我真是千仞雪的朋友,不信你去问一下她。”

“是她让我在武魂殿转一转的。”

司空子拍着地面解释。

他现在心里都后悔成了一匹马,早知道就不来这个地方了。

长老殿,顾名思义那肯定是他们长老住的地方,这里面肯定强者如云啊。

后悔啊!

“二供奉,是出什么事情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四位魂斗罗级别的白金主教听到声音之后赶了过来。

“怎么是你?”

这四位守卫武魂殿的白金主教认出了司空子,这不就是跟着他们教皇回来的那个人。

“兄弟,是我是我!”

“你快向这位大佬解释一下,我不是什么坏人。”

“我真的是跟着你们教皇来的!”

“……”

司空子忍着剧痛说道。

见到这四位白金主教,他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这个人你们认识?”

金鳄斗罗问道。

“是的,二供奉!”

“这个人是教皇带回来的。”

白金主教答道。

“原来真的是教皇带回来的。”金鳄将司空子放开:“你知不知道这里是长老殿,不是你这种人应该来的地方。”

“是是是,我下次一定注意!”

司空子拖着自己快断的右臂赶忙离开了。

来到斗罗大陆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好菜啊!

这尼玛随便来个人就将他摁在地上摩擦,连魂斗罗级别的白金主教居然都只配在站在这里当守卫?

就尼玛离谱!

而且刚才那些人喊那条鳄鱼二供奉,二供奉都特么这么厉害了。

大供奉岂不是要上天?

“武魂圣殿?”

“听名字到不像是厉害的地方,武魂圣殿应该没住什么神仙人物吧?”

他还就不信一个武魂殿会有这么多强者,他就赌武魂圣殿不可能有牛逼人物存在。

一边想着,他朝武魂圣殿的方向溜达过去……

刚踏入武魂圣殿的刹那,他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压传来。

“你是谁?”

一道清冷的女性声音传来。

司空子差点尿了!

这尼玛比刚才那个鳄鱼还要恐怖,上次最起码他还见到人了,这次居然连人都没见到。

“抱歉,走错地方了!”

司空子顶着压力说道。

“你走吧,这次我不杀你!”

比比东躺在顶层的房间中,玉手抚摸着自己已经有些隆起的小腹。

她感觉到这个人的气息非常陌生,想来应该是新来武魂殿的人,不然是绝对不可能走到这个地方。

武魂殿这些人可不是吃干饭的!

如果是以前,这种人偷偷摸摸的闯进来,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但现在不同了!

她怀孕了,为了宝宝,不能杀生!

“是!”

“打扰了!”

司空子见自己有捡回一条命,哪还敢怠慢。

身体化为一道风就已经溜走了!

“太可怕了!”

“这武魂殿简直太恐怖了!”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千仞雪说的果然没错,斗罗大陆全都是封号斗罗。

这一个个的都比他牛逼不止一点半点,这里一定有非常适合修炼的资源。

这武魂殿是没办法待了,他准备离开,找个稍微偏弱的地方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什么修炼功法,或者灵丹妙药让他也能像武魂殿那两个大佬一样那么的恐怖。

海神岛。

“路远,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们?”

见到路远之后,宁荣荣就开始抱怨起来。

凭借着她们封号斗罗的实力,这海神岛上的考验两个月就被她们轻松完成,还将第八、第九魂环奖励成为了红色十万年。

现在她和朱竹清的海神考验已经完成,也就差小舞了。

路远刚要说话,这个时候小舞突然扑了过来,将路远扑到水中。

两只修长的大长腿紧紧缠绕在路远的身上,红唇紧紧的吻在路远的嘴巴上。

路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大跳,连自己的酒意都醒了几分。

他不过就是几个月没来,这小兔子没这么饥渴难耐吧?

这在水下他也不过只是和唐月华做过!

三分钟过去了……

路远感觉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刚才被小舞猛地扑进来,他都没做好憋气的准备。

此时他想要上岸缓口气,却发现小舞死死的缠住他,就是不想让他上岸。

这兔子今天是怎么回事?

又是两分钟过去了……

路远再也憋不住了!

强行抱着小舞冲出水中。

“呼~呼~”

“兔子的发情期是几月份啊?”

路远捶了捶胸口之后说道。

他猜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否则小舞又怎么会这么焦躁。

“你才发情呢。”

“你以为我愿意亲你啊,这是海神给我的第七考。”

连小舞都有些奇怪,她这虽然是海神九考,但每一项的考验对让她来说都再简单不过了。

就拿这次第七考来说,居然只是让她在水下亲吻路远五分钟。

这也能算是考验?

太扯了!

“路远哥哥,我们回去吧?”

宁荣荣缠着路远说道。

“小兔子不还有两门考试吗?”

路远刚才听到了,这才第七考。

“没关系,剩下的两考我们可以等日后再回来接受海神的考验。”

“波塞西前辈已经对我说过了,说只要完成海神七考我们就可以离开,等日后再来完成另外两考也可以。”

小舞笑着说道。

这海神岛上风景虽然好,但没有路远的日子还是太显枯燥。

所以她觉得还是回斗罗大陆更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