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第223节

沈烈见此,只是笑了下,没说话,反倒是皮特先生旁边几个服装商,有的认出来沈烈,挺热情地打招呼,皮特先生看在眼里,多少有些不悦,便目视前方,用意大利语说话,倒是让旁边几个服装商有些尴尬,大家意识到了,也就不说了。

这个时候,服装展要准备开始了,在这个环节,是给各大产展品牌进行抽签,抽签决定出场顺序。

出场顺序自然是很关键,前几个出场的时候,大家精神饱满,兴致高昂,也会认真去欣赏评判,但是到了后面,大家看多了,累了,审美疲劳了,除非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不然简直是大同小异昏昏欲睡。

抽签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各有喜悲,旁边几个服装商场有前有后的,沈烈看了看自己的,大致算了算,竟然是最后几名出场的了。

皮特先生也拿到了号码,有人去问,沈烈听到了,沈烈是一百四十一号,皮特先生是一百四十号。

冬麦见此,不免有些担心,皮特先生是意大利服装节的领军人物,他家旗下的服装品牌享誉世界,自己家服装和他家这么接近,圈内人一看就明白,这绝对是再差不过的时间段了,可以说是占尽了劣势。

孟雷东看到,也忍不住皱眉:“这个能换吗?”

沈烈收起号码牌,淡淡地道:“不能换,不过也无所谓,我们用实力说话。”

话虽这么说,但冬麦等终究有些无奈,毕竟这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服饰文化节,谁不想有个好的出场顺序啊。

说话间,服装秀也开始了,随着时尚而富有节奏的音乐声,模特们登上t台,如今中国改革开放,各国都开始重视中国这么一个巨大的市场,这次带来的服装都是顶尖的,模特也都是世界名模。从台下看,灯光璀璨,美腿修长,时装靓丽,每一件服装都流淌着时尚的气息。

如今上海的服饰文化节已经是第二次举办了,这次前来参加服装展的全都是国家顶级大牌服装,可以说,无论是服装的款式,还是布料质地的比拼,全都是白热化的角逐。

几十分钟的时间,已经有几家的服装品牌模特等场走秀,人家那色泽,那面料,那款式,都让人惊艳,相比之下,中国的品牌在人家面前确实逊色不少。

牛局长看着这情景,不免皱眉,暗地里叹息,小声对旁边的彭天铭道:“咱们和人家比,还是存在差距啊!”

彭天铭也有些犯嘀咕,要知道国际服装业日新月异,都在追求国际名牌,追求新潮,目前国内和国际接轨确实困难,平时还不觉得,到了这种服装节上,看人家的展览,自己简直就是井底之蛙了。

沈烈却拧眉认真地盯着台上情景,神色丝毫未动。

前面的皮特先生还在和人低声说话,说起他的上台顺序,他倒是并不担心,笑着说:“哪怕我们是最后一个登场,我们依然是第一名!”

其它人听了,也都纷纷附和,有一个甚至道:“皮特先生如果是最后一个,那就是亚洲的,还是!”

这么一说,大家都笑起来。

而接下来就开始枯燥起来了,服装刚开始看还好,看多了就腻,个别的有些特色,大家偶尔会评判几句,也有的拿笔记本记下来。

到了快结束的时候,终于是皮特先生旗下的模特上场了。

皮特先生旗下模特一上场,大家都伸长脖子去看,不得不说,意大利老牌服装,就是不一样,那布料,那质地,还有服装设计,全都是世界一流的。

皮特先生有些得意地笑了,微微侧首,看了一眼身后的沈烈,关心地问起来:“沈先生是一百四十一号?”

沈烈颔首:“是。”

皮特先生:“可惜了,你们的纺织水平本就落后,设计理念也和国际理念存在一定差距,毕竟第一次参加这种国际档次的服装文化节,如果你们能运气好一些就好了。”

他显然是觉得,沈烈在他后面,将被他的风头全面盖过,不会有人注意到。

沈烈:“皮特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能够和皮特先生旗下品牌同台惊艳,这是我们的荣幸。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挑战,而是机会。”

机会?

皮特先生笑了,略有些傲慢地笑,微微抬起下巴:“年轻人,你很优秀,不过你必须知道,我们不一样,我们意大利服装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你们,却踩在地沟里。”

然而他说完这话的时候,就听到旁边传来惊艳声,有一个甚至不由赞叹:“这是什么布料?”

皮特先生脸色微变,忙转身看过去。

却见t型台上,几个高挑的模特从t台走过,而她们身上的服装,线条流畅,色泽瑰丽,随着模特的节奏翩翩而起,简直仿佛多彩的蝴蝶挥舞翅膀。

在场大多是纺织行业的,眼睛都毒,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布料,既挺括又飘柔,既悬垂又滑爽,变幻的舞台灯光下,甚至仿佛有银色的华丽光芒在布料上流动,灿灿生辉。

旁边有一个记者赞叹道:“这个太美了,又时尚,又充满了中国古典美!”

有几个中国服装企业家纷纷打听,这是哪家的,当听说是三美服装,都有些诧异,没听说过,有一个便拼命使眼色:“就是那个陵城的三美集团。”

大家恍然,也有人顿时记起来,这就是沈烈的公司。

所以,这是沈烈旗下的服装品牌?

沈烈轻笑了声:“这是我们去年新研制出的布料,比特绒,是羊绒和真丝的混纺品。”

这话又吸引了周围几排的人都转首看过来,有人悄悄打听,有人开始殷勤地递名片,唯独皮特先生,皱着眉头,怔怔地盯着台上的那布料。

他和布料打交道四十年,他太懂布料了,以至于一眼就能看出这种布料的好。

这种布料,因为挺括而能完美地将服装设计师的理念呈现出来,因为悬垂而让服装变得温驯柔软,因为滑爽而让触感变得完美,也因为那镀银一般流动着的光泽,让一切变得梦幻起来。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布料,是他梦想中完美的布料。

而且这服装的设计他好了,颜色那么瑰丽,设计如此完美地诠释着东方古典美,在这么一个时尚荟萃的国际服装文化节上,眼前的服装足以让人精神一震。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这样的服装必将带动接下来的潮流,成为今年服装界的一批黑马!

只是他无法相信,这样的布料,竟然出自中国人之手,这样的纺织工艺,是中国人目前的技术水平能造出来的吗?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三美服饰的首秀已经结束了,当模特走下t型台时,文化节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全场气氛一下子被提升了。

大家都是内行人,都看出眼前服装的别树一帜,也看出这种布料的技术含量,所有的人都振奋起来,已经有好几个纺织业大佬开始和沈烈套近乎和交换名片了。

当然更多的是打听这种布料。

皮特先生也好奇地转过身去,惊讶地望着沈烈:“这种布料,是你们进口的吧?从哪国进口的?美国?日本,还是法国?还是我们意大利?”

皮特先生这一说话,周围几个人顿时安静下来。

有几个已经知道沈烈公司研发布料申请国家认证的事,只是之前他们不知道这种布料如此让人惊艳罢了。

现在听皮特先生那意思,好像根本不信中国人能研发出这种布料,一时之间大家脸上就有些异样了。

皮特先生骨子里还是瞧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人做不出这么好的布料,这么一来,虽然那布料根本不是自己造的,但是同为中国人,大家心里都升起了自豪。

大家面面相觑,没说话,都看向沈烈。

沈烈听到这个,笑了,他望着皮特先生,从容地笑着道:“皮特先生猜错了,这种布料,是我们三美集团旗下的纺织工厂制造出的,从原材料羊绒加工,到羊绒和真丝的纺织,都是我们一手研究制造,设计方面,我们和法国爱诺公司合作,才有了目前你看到的t台走秀。”

沈烈目前是把整个供应链拆分为了两块,布料的制造归自己旗下的纺织厂,但是衣服的设计和制造是与法国爱诺公司合作。

皮特先生听了,却是不信,嘲弄而无奈地摇头:“怎么可能,沈先生,我欣赏你的骨气和志气,但是骨气并不能做成六十支的布料,志气也不能一夜之间补足短板。如果沈先生从其它国家进口了布料却号称自己的,那未必太可笑了。”

旁边的冬麦听了,却是反问:“这位先生,请问你凭什么说我们的布料不是自己做的?这布料是我们自己的工人从世界上最长的羊绒纺织为线,又用线纺织出了现在你看到的高支高密的布料,这个布料已经通过了国家认证,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不了解事实,就出口否认,先生你也未免太小看了我们。”

冬麦这一句话,可算是说出了周围一干人等的心声。

皮特先生想当然把中国纺织技术往低了想,现在,优秀的中国人,终于可以让这位傲慢的皮特先生意识到,你们可以做到的,我们中国人依然可以做到。

彭天铭也在旁边,本打算开口,现在听冬麦这么说,心中不免佩服至极,其实冬麦平时看着脾气很软,没什么性子,没想到关键时候,却可以直接对着外国服装大亨就这么怼。

沈烈也笑望向冬麦,她说的话,也是他想说的。

皮特先生一愣,之后淡棕色的眼睛中便流露出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你们难道竟然能纺织出六十支的布料?”

沈烈笑道:“我们这不是六十支,是八十支的。”

啊?

旁边的几个同行诧异不已,竟然是八十支的?三美集团的纺织工艺已经克服了这种难关吗?

皮特先生自然更加惊讶,八十支这是概念,中国人怎么可能造出八十支的?

而且——

他突然想到,忙问:“你说你们是把羊绒和丝混纺在一起做成了现在的布料?”

沈烈:“是,蚕丝是我们中国传统的纺织材质,和长达的羊绒相结合,才造出了各位看到的这种新型布料。”

皮特先生不敢置信地摇头:“羊绒和真丝,天哪,羊绒和真丝?而且还是八十支的!我不敢相信,我不敢相信!”

沈烈收敛了笑,望着眼前的皮特先生,沉声道:“一年前,皮特先生你说,我们中国人不配用国外先进的纺织设备,因为我们根本就纺织不出六十支的布料,说我们的使用对机器来说是侮辱。现在,经过一年的努力,我可以站在这里,告诉你,也告诉在场所有的人,,外国人能做出来的,我们中国人也能,不但能,还可以做得更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不少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甚至连记者都来了,有人已经把录像机架起来。

此时他说完这话,所有的人都被振奋到了,大家都拼命鼓掌。

刚才看到了一场融合了现代工艺和中国古典传统的服装时尚秀,现在又听到了这么一番话,怎么不让人激动。

在激烈的掌声中,皮特先生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望着沈烈,过了很久,终于道:“一年前,是我错了。”

他低估了眼前这个年轻中国人的潜力,也低估了脚底这片土地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