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记忆迷点

菲菲洗漱完去卧室补觉之后,沈星给她的私教老师打了电话,请了假,让其今天不用过来上课。

然后回到卧室把身上的破烂衣服脱下,低头仔细检查一下左边的肩膀。

刚才在与黑域使者的搏斗中,不仅身上被打了几拳,受了些内伤,也被那家伙用柴刀将自己的左肩差点砍掉。

幸亏后来被黑筋保护膜重新包裹之后,这一片肌肉和皮肤再次合拢,割裂的肌肉组织迅速粘连并完成了生长的工序。

这是达到戮体之后身体所带来的显著变化,复原能力增强了,且身体的柔韧程度变得更高。

不过虽然如此,肩膀上还是有一道非常明显的疤痕,这道疤痕可能要个三五天才能完全复原看不出来。

刚才在回来的时候,沈星一直在身上披着从特调组那里拿过来的薄毛毯,所以菲菲没有看见,否则菲菲还会更加担心。

此刻沈星先是换上居家服,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在洗澡的过程中他的手臂抬高一点的话,还是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轻微的撕裂和疼痛感,这是被黑域使者打中身体后带来的创伤。

虽然同样因为戮体强大的复原原因正在恢复,但这也需要一个过程。

洗完澡后,沈星感到很疲惫,回到卧室想了想,还是准备先把种婆IV的特性给吸收了再说,否则夜长梦多。

将背包里的种婆木雕拿出来,以他的肉眼现在就可以看见一个仿佛全身长满了黑发的女子站在其中。

沈星立刻心中默念:“吸收。”

这木雕一个震动,弹出两行文字。

【种婆IV异常没有潜技能可供吸收。】

【开启同种姓异常特性吸收五倍加强效果。】

对于种婆序列的异常,沈星已经很清楚,从来就没有什么潜技能可以吸收的,但强化身体的效果却是其他异常特性的数倍。

最开始的种婆II提供了三倍吸收效果,后来干掉断指融入自己身体里的种婆I时,获得了双倍吸收,再后来在机场卫生间将种婆III收入木雕,吸收后获得了四倍吸收效果。

而现在这当前看来最厉害的种婆IV,则是五倍吸收,就是不知道后来还有没有种婆V甚至更高。

按照现在的规律,那就是六倍甚至以上的吸收加强。

事实证明,沈星选择现在就吸收特性是正确的,肉眼可见,肩膀那道伤口在吸收了大量来自种婆IV的特性之后,迅速开始复原,很快连疤痕都再也看不见。

体内的伤势在这一刻同样在好转,刚才还隐隐作痛,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

不仅如此,一股股强大的力量仍在往体内猛冲。

如今沈星光看外形已经没有什么变化,还和最开始吸收特性时一样,只是少量的肌肉凸起,不是很突出,但透出一股线条感。

不过他体内的实质性变化极大,一股强大力量的充盈感觉布满全身,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能了如指掌,哪里有细微的变动立刻就能察觉。

沈星闭上眼睛,甚至能感受到皮肤汗毛如何分布,在朝哪个方向倾倒。

这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敏锐感,对于外界的感触可以说达到了沈星能够认识的极限。

他此时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床边,双手拿着种婆IV的木雕,体内一道道力量横贯而过,涌入四肢百骸,感觉有些麻麻的,就像泡在带有微小电流的温暖水池里,身体通透,极为舒适。

他能够感知到黑筋保护膜隐藏在皮肤底下一直都存在,只要自己一个念头,不再是像以往那样慢慢浮现,而是瞬间就会浮于身体表面。

并且不知什么原因,沈星感觉这层黑筋保护膜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具体是什么要等激发之后才能感觉到,不过他没有这样做,看了看眼角下的身体强度进度条。

【当前身体强度戮体80%】

在之前的基础上,上升了50%!

“希望还有种婆V。”沈星喃喃自语。

这来自种婆的特性吸收起来简直太得劲了,数倍的强化,吸收一只异常顶其他异常很多只,况且如果真有种婆V,那将会是6倍的吸收值,谁不期待?

“现在如果和黑域使者对抗,应该能坚持更久了。”沈星猜测。

不管怎样,即使还是无法和那矮小家伙抗衡,但至少自己的实力也在一点一点的进步,让对方不在那么轻易就能收拾自己,直至最后翻盘那一刻的到来。

吸收完了种婆的特性,此刻沈星已经没有了疲倦的感觉,不过这只是身体层面的,他的精神和思想,依旧有疲惫感。

毕竟精神抗体进度条并没有增加,依旧只是原来的个。

往床上一趟,很快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接从早晨睡到天黑,大概晚上七点时沈星醒了过来。

走出卧室见菲菲的卧室床上已经没有人,楼下传来电视的声音,还闻到一股股菜香味。

沈星来到楼下,就见菲菲和阿柴并排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茶几上放着用碟子盖好的碗,还有热气冒出来。

“沈叔叔,快来吃饭了,我刚刚炒的土豆丝饭。”菲菲指了指茶几上盖着的碗,“昨天剩了那么多土豆丝,想着不吃可惜了,就炒了土豆丝饭,还挺香的。”

“当然香了,口水都流出来了。”沈星笑道。

阿柴做出了一个用力嗅鼻子的动作,但似乎什么也没闻到。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恐惧的气息,他的鼻子可就灵光多了。

“阿柴这两天跑哪儿去了?”沈星坐下拿起碗筷,对阿柴问道。

阿柴当即在虚空中写道:【就在这附近溜达,没有走多远,找了几个目标吸取他们的恐惧。】

“都是些什么目标?”沈星好奇问。

正在看电视的菲菲也转头过来看着他,显然也很想知道。

【一个男的,经常打他妻子,晚上我就躲他床下让他做了一个电视连续噩梦。还有一个独自居住的老人,经常用望远镜观看对面女邻居洗澡,我就在梦里让那女邻居变成了一个丑陋恐怖的老太太。不过好像这老人被吓得有些不行了,我得减少一点剂量。】

“哈哈哈哈……”菲菲在一旁捂着嘴哈哈大笑,饶有兴致的问道:“还有没有?”

阿柴见她笑了,自己也挺高兴和兴奋,这从他身上不断缭缭升起的黑气就可以看出,赶紧继续写道。

【还有对面那街上的一间民宅里,有几个人喜欢聚在一起打纸牌,还赌很多钱,这是不好的。所以我在梦里把他们的牌都换成了脸皮,用脸皮做成的纸牌,他们现在吓得都不敢摸牌了。】

菲菲点点头:“嗯,这个不错,恐惧值高吗?”

【高!非常高!】阿柴写道。

随即他把手伸进自己黑黢黢的身体内,不知在摸索着什么,忽然抓着一叠纸牌放在了茶几上,写道:【打纸牌还不如玩这种纸牌,既不赌博,图片也很有意思。】

沈星低头一瞧,发现这些所谓的“纸牌”全部是上次阿柴从酒店里带回来的,上面的图案没有扑克数字,只有电话号码和一些感性美女搔首弄姿的模样。

“咳咳咳……”菲菲剧烈咳嗽起来。

沈星一把将卡片抓起,反手就塞进了阿柴的嘴里,说道:“吃下去,最好全部消化掉,以后别再拿出来。”

【这不是你留给我的吗?】阿柴一边快速吞下,一边在桌面上写道。

菲菲起身往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感觉还是没睡够,沈叔叔你一会儿吃完了把碗洗了,我要继续补美容觉。”

“嗯嗯,去睡吧,好好补补。”沈星快速点头,目光凶戾的投向阿柴。

阿柴没来由全身一颤,站起来装作伸一个懒腰,想要溜走。

“你也会睡觉?这不是借口。”沈星语气冰冷。

话刚说完,眼前的黑影嗖的一下钻入了沙发的缝隙里,再也找不到。

沈星能够感觉到这家伙就在附近,摇了摇头,不再去找他,拿起碗筷继续把土豆丝炒饭吃完。

等收拾好碗筷正要进厨房去洗碗时,眼前的的茶几表面上,一行规规整整的铅字体文字浮现而出。

如果不注意的话,沈星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阿柴又跑出来了,但一看见这标准字体,他立刻意识到像这种表达方式还有一个人——“顾问”。

【你干得很不错,我原本以为你找到并处理无视人,至少要花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哪知这么快就让我顺利取得了无视人的血液。】

沈星注视着这行字,微微点头,在最开始看见一只硕大的老鼠出现在储物室无视人的双脚下时,他就已经猜到“顾问”出现了。

那只老鼠和上次自己处理面壁人时一样,同样受到“顾问”操控,替它完成了对异常血液的采集。

沈星压低声音,说道:“你能够准确得知无视人倒下的位置,这就说明你能够‘看见’那个地方,这好像和你上次跟我说的有些不一样。我记得你说你只能感应到我,但不能看见我所处的环境。”

【呵呵,当然不能看见,这一点我没有骗你。能够准确得知无视人的位置,是因为我事先就已经在特调组附近有了布置。你忘了?无视人在哪里还是我提醒过你的。】

对于这一点,沈星不再深究,继续说道:“他和你的目的似乎一样,也在寻找某只异常,也想取得某物。”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不妨告诉我他在特调组找什么,看看我能不能给你们提供一些有效的信息。嗯,这不属于契约的一部分,而是我额外送给你的。】

沈星略一踌躇,没有明说,而是只透露了一部分:“那是一颗心脏。”

只说出心脏,他相信如果“顾问”不知情的话,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无视人要找什么异常的心脏。

但如果直接讲出来了这心脏是“肉球”异常的,要是“顾问”只是故意说要帮助自己寻找有效信息,实际上也想借机探寻无视人的秘密,那自己如实说出来的话,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了。

这么一试探,果然就得到了结果,桌面上很快显示出顾问的回答。

【这心脏是不是肉球的?那家伙已经死了很久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那颗心脏对于我的价值,等同于无,还没有无视人的血液来的实在。】

“知道无视人为什么觊觎这颗心脏吗?”沈星问。

【和我一样,在挖掘一个线索。不过无视人的步骤还早,奇怪,他不是不喜欢被人注视吗?竟然也会想着凑热闹。】

“什么线索?”沈星继续追问。

不过这一次,“顾问”显然不愿意再回答了,而是极为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我记得我们的契约中,我要帮你完成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你的记忆,一个是关于寻找叶听,你想先完成哪一个?】

这个沈星早就已经有了决定,没有犹豫,立刻回答:“先找一下我的记忆为什么会出错。”

他很清楚,如今自己的问题看起来反而还要更严重,如果不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找出其中原因,而只是一心想着去寻找叶听的话,这中间不知道还会不会出别的乱子。

不仅如此,这么选择的原因还有一个,沈星认为自己的记忆混乱、认知混乱,可能同样与叶听的失踪有关。

【在你帮我完成无视人问题这段时间里,我好好查了一下,对于你的两个问题都有线索,但叶听的线索其实依然很隐晦,这件事往后一点再告诉你。现在先告诉你关于你的记忆混乱之谜。】

沈星慢慢坐在了沙发上,目光专注的盯着茶几桌面,等待文字显示。

【首先你需要知道的是,我获得信息的方法,是我对敏感信息拥有强大的感知能力。特别是在捕获信息后,通过大量细致而严密的对比,发现信息中的差异性、特殊性、独特性等。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找到其中端倪,再用同样的方法进行持续解析,不断往下推导出唯一的结果,最后形成结论。】

“你的能力,我想你即使再仔细的对我描述,我也学不来。”沈星耸了耸肩。

当然如果你让我看看你本尊模样,然后再制作一个木雕碰碰你,没准就学来了——这是沈星心里的潜台词。

他虽然很迫切想要知道答案,但表面上并没有太多表露。

【对于你的记忆混乱的信息推测,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世界有两个你,且有一个是外来者。】

几乎是同一时刻,沈星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二货的影子。

【你们原本拥有不同的记忆,但却因为某件事形成了现在的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他的记忆和你的记忆互相混淆了,第二个可能是你吸收了他的记忆,而他则变成了白痴。】

沈星的心里此时已经翻江倒海,忍不住道:“如果在某一天,他忽然表现的不再是白痴的模样,那是不是意味着……”

【这同样也有两种可能,第一个是他找回了被吸走的记忆,嗯,或者说是重新夺回,第二个是他的记忆单独生成了,但那已经是另一段崭新的记忆。】

沈星陷入沉默没有说话。

“顾问”则是继续展开了结论分析。

【其实这很好测试,就比如你现在想一想,如果你记忆仍处于混乱中的话,也就是还有两股记忆的话,那么应该能记得自己有两对不同的父母。现在,你可以分别回忆一下他们的名字。】

此话一出,沈星忽然愣住。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似乎在努力的思考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问”也没有再显示文字,仿佛也在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沈星抬起了头,表情保持着浓浓的疑惑,慢慢开口道:“我记得,我只有一对父母,不可能有两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