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麦男人身体不好,但她不懂,一直以为就这样,日子挺好。隔壁那个复员军人沈烈娶媳妇,喜宴还没结束,新媳妇闹着要离婚。她去帮着劝,新媳妇说:“他又凶又狠又不爱说话,还穷得要命!”冬麦推心置 腹:“沈烈部队立过功,见识广,以后改革了,好好经营,日子肯定能过好。”谁知道人家一口怼过来:“那你怎么不嫁?要嫁你嫁,别劝我!”她哪里知道,人家新媳妇刚从一年后重生过来的,人家知道沈烈马上要栽坑里,人家悔悟了不要爱情要钞票了。冬麦劝说无果,邻居离了,冬麦生不出孩子被婆家嫌弃,也离了。后来,她嫁给了那个被嫌弃穷的邻居沈烈,曾经的新媳妇嫁给了她那有钱前夫。两个女人换了换男人,还是邻居,就那么抬头不见低头见地过日子。大家都说冬麦和沈烈绝配,一个生不出娃,一个穷得要命。沈烈一路高歌猛进,发了大财,冬麦一口气生俩!那个重生的前妻傻眼了,那个依然没孩子的前夫没脸了。预收《八零之走出大杂院》文案:顾舜华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年代文恶毒女配时,她正在大栅栏胡同里买橘子。熟悉的京腔传入她耳中:“您到底儿买不买?”顾舜华放下橘子,转身就往火车站跑。她生活在一本年代文中,为了回城和丈夫离婚,之后假戏真做,高攀教授,抛夫弃女。她表妹陈璐将嫁给自己前夫,为前夫生儿育女,前夫飞黄腾达,堂妹享尽荣华,自己的一双儿女却因挪用公司资产而锒铛入狱。书中用惋惜而充满优越感的笔调提起:“顾舜华这个人要说多坏也不至于,不过是有些小市民的自私和短见,又被下乡苦日子吓怕了,一心以为自己凭着美貌可以当教授夫人。”顾舜华气得跺脚,你才小市民,你全家都小市民!她一路杀回乡下,看到自家双胞胎儿女,一把揪到怀里:“妈妈去哪儿,就带你们去哪儿,咱们三人一辈子不分开!”正摆弄收音机的任竞年看到妻子:“怎么这就回来了?”看着书中那个宠爱女主却对自己儿女漠视不理的丈夫,顾舜华挺直了背:“你希望我永远别回来了?你想虐待我儿子女儿?”任竞年:“?”顾舜华:“离婚可以,孩子归我,毛驴归你。”任竞年:……我做错了什么?陈璐仰慕顶头上司,写了一本以上司为原型的爱情小说,结果她自己穿进来了。此时那个风云际会的时代刚要开始,大老板虽然结婚了却还年轻,她觉得自己大有可为。只是……为什么他们还不离婚?为什么还不离?为什么还不?为什么?——小广告在线疯狂ing——1甜美完结文躺在专栏等着你:皇家儿媳皇后命再入侯门半路杀出个侯夫人将军家的小娇娘皇家小娇娘八零之美人如蜜福宝的七十年代蜜芽的七十年代甜妻的七十年代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2点进专栏蹭蹭好运气顺便收藏吧——右上角,专栏,收藏。